Menu
Your Cart

香港郵局寄件及速遞服務可能會受影響,收貨日期可能會延遲。敬請留意,多謝支持!

選擇「到店自取」的客戶請留意。由於處理訂單需時,待書籍或產品處理好以後,便會收到電郵通知到書店取件。多謝讀者們的耐心等候,不便之處,請見諒!

漂流手記九--面壁沉思錄(天地文叢) | 劉再復

漂流手記九--面壁沉思錄(天地文叢) | 劉再復
-10 % 暫時缺貨
漂流手記九--面壁沉思錄(天地文叢) | 劉再復
輯一:蒼穹的呼喚
  意識到自己立於地球之上,意識到身處無邊大宇宙系統中最美麗的地點,意識到在這個稀有大地上還有無數生命壯觀尚未欣賞,就足以使我們熱愛生活。在宇宙的大明麗與大潔淨面前,方知生命語境大於歷史語境。歷史不過是不斷重複的事實。不能限制在歷史小語境中,而應當站立在「生命︱宇宙」的深廣語境中。這就是蒼穹的呼喚。
  托爾斯泰一邊寫作,一邊否定自己,與許多中國作家一邊寫作一邊誇張自己的情形很不相同。他在最後歲月離家「出走」,便是用決斷的行為語言作最後的自我否定。他每寫完一部巨著就不滿意自己,就離開這部巨著而往前走,絕不自戀。卡夫卡臨終前交待朋友燒燬自己的書稿,也是最後的否定,絕不自戀。具有偉大的內在心靈與內在力量,把一切都看得很平常,不會放大自己,不會像狗一樣老是轉過頭來舔自己的尾巴。
  告別自己,離開自己。揮手告別昨天,揮手告別昨天的光榮與驕傲,揮手告別昨天的詩集和文集,揮手告別昨天的文藝腔與教授腔,不自戀。一旦自戀就走不遠,一旦自戀會被昨天的影子拖住腳後跟。曾經屬於自虐的一代,不斷踐踏自己的一代。對自虐的懲罰便是產生自戀。曾經屬於自戀的一代,老是對鏡子中的「自我相」微笑,忘記那是幻相與幻覺,於是就生活在幻相與幻覺中。
  如今,每天都該告別自己,每天都應從幻相與幻覺中走出來,然後回到那個真實的內心。
  大隱可隱逸於山林,也可隱逸於鬧市。喧囂的城市可以成其靜坐靜思的山洞,變成一扇悟道的牆壁,令其面壁十年、幾十年。達摩就是這樣的一個大隱。他的生命特徵是無論在甚麼地方都可以作雲遊與逍遙遊。在洞穴之中,在宮廷之中,在寺廟之中,在世俗世界之中,他都可以面壁悟道說道。如果他到紐約、洛杉磯,一定也可以把紐約、洛杉磯當作一個洞或一堵牆,面對摩天大樓沉思。大隱生活在內心深處,他即使身在花花世界中也能夠與花花世界的喧囂保持內心的距離。內心的距離,使隱逸者精神世界在任何地方都獲得冷靜與完整。大隱是心隱者,不是身隱者。
  禪宗呼喚打破「我執」,並不是打破生命中的「真我」,而是那個「假我」,那個被概念和幻覺所構築的假我。這個假我化作一道城牆,封閉著真我。打破「我執」,就是推倒這道牆,把真我釋放出來。基督致力於「救世」,禪宗致力於「自救」。所謂「自救」,便是打破假我的圍困,救出本真的自我。復歸嬰兒,便是回歸到真我之中。
  當綠影撒落窗前,寧靜降臨身邊和筆下,我便想起了天堂。天堂對我來說非常具體,但它不是瓊樓玉宇和雕欄玉砌,而是眼前的樹林,草地,陽光,小溪,山巒,峽谷,是工作著和歌吟著的女兒,是信賴我的兄弟,是與泥濁深淵拉開的長距離,是關於冰與火的反省與調侃,是浮上心際的友愛與情愛的記憶,是正在充份表述的思想和支持表述的乾淨的書桌和自由時間,是莎士比亞和曹雪芹等天才們為我構築的內心共和國。
  本來就是普通的農家子,本來就一無所有,不知道甚麼時候被桂冠名號所欺騙而自以為不普通。出國之後,最重要的收穫是回到普通人的位置上,自己開車,自己鋤草,自己包攬瑣碎的日常生活。不再以為自己是啟蒙者和社會良心,也不再是一個只會寫文章、不會生活的怪物。生活變得很具體,一切都好像可以用手觸摸到。真切的感覺透過手指,像血液流遍全身。這種時刻,才覺得自己確確實實在行走在有沙有土的逼真的地上,一點也沒有虛空之感。
  幾十年都盲目跟著群體走。突然有一天,醒悟了,轉過身來走自己的路。這一轉身,便是大轉折。這是生命的突圍,是新的起跑線,自由就從這裡開始。能夠轉身是幸福。轉過身後,便天天向生命靠近,向真實靠近,向童年時代追求光明的本能靠近。如果不能轉身而走到絕境,還可以抽身而走。王國維投昆明湖,便是在滔滔的大潮流與大濁流中抽身而走。他用自己的方式與歷史告別。轉身與抽身,都是自救。
  常常心存感激,常常感激從少年時代就養育我的精神之師,感激荷馬、但丁、莎士比亞和托爾斯泰,感激陶淵明與曹雪芹,感激莊子與慧能,感激魯迅與冰心,感激一切給我靈魂之乳的從古到今的思想家、文學家和學問家,還有一切教我向真實生命靠近的賢者與哲人。感謝他們所精心寫作的書籍與文章,感謝它們讓我讀了之後得到安慰、溫暖與力量。還心存感激,感激讓我衷心崇仰的藍天、星空和宇宙的大潔淨與大神秘,感激現實之外的另一種偉大的秩序、尺度與眼睛,還感激從兒時開始就讓我傾心的近處的小花與小草,遠處的山巒與森林,還有屋前潺潺流淌的小溪和它的碧波。所有這一切,都在呼喚我的生命和提高我的生命,讓我時時都對他們懷永遠的謝意與敬意。
一○
  無論時光如何流遷,童年的記憶總是那麼清晰,對於兒時躺臥過作夢過的草圃的記憶總是壓倒高樓大廈的記憶。基督的信仰者說良知是對上帝的記憶,而我的良知是對於童年的記憶。搖籃,慈母,荷塘,清溪,在貧窮中掙扎的鄉親父老,在父老兄弟臉額上滾動的汗水,落下又被撿起的麥穗,一碗稀飯與一碟蘿蔔乾的早餐,所有的記憶都壓倒掌聲、頌詞與桂冠的記憶。尋找故鄉,正是尋找與搖籃相連相疊的一切,尋找那一份情感,那一份素樸,那一份與財富權力無關的赤誠與暖流。
書籍詳情
作者/譯者/編者: 劉再復
出版社: 天地圖書
國際書號: 9789882018235
出版年月: 2004-07
頁數: 264
開度: 140x210mm
圖書分類: 中國現代作家文集/總集/選集

如果您對本商品有什麼問題或經驗,請在此留下您的意見和建議!

  • 存貨: 暫時缺貨
  • ISBN: 9789882018235
HK$54.0
HK$60.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