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enu
Your Cart

香港郵局寄件及速遞服務可能會受影響,收貨日期可能會延遲。敬請留意,多謝支持!

選擇「到店自取」的客戶請留意。由於處理訂單需時,待書籍或產品處理好以後,便會收到電郵通知到書店取件。多謝讀者們的耐心等候,不便之處,請見諒!

風流花吹雪(李碧華作品 66) | 李碧華

風流花吹雪(李碧華作品 66) | 李碧華
-59 %
風流花吹雪(李碧華作品 66) | 李碧華
內容簡介   
忽然一陣風,櫻瓣零落四散,飛舞不肯著地,終於,一切都會過去。
 
選載
    茉莉仙桃一點紅
  最初是在日本一家大酒店的coffee shop遇上的。
  下午茶新設計,¥980一客。點心盤是一個白色瓷色碟,七格,分盛不同的甜品、小蛋糕、冰淇淋、水果。茶便是「一點紅」。
  在晶瑩通透的玻璃杯中,先放入一個長圓形毛筆頭的物體,沸水高沖,那個物體先是浮起,緩緩散開,像一隻剛睡醒的綠蜘蛛,正試著伸延指爪,也像變得溫柔的海膽,不再尖刻刺人。
  條狀的茶葉伸張,散成一朵花,真是好看。遠遠亦聞香。
  未幾,它因泡了水,漸有重量,往下沉。當直立在杯底時,終於「綻放」,此時,少量的小氣泡,呼吸一樣,另有奇景出現。
  便是打開了的茶葉中間,冒出一朵小紅花,初露頭角,若隱若現,半推半就,然後升起鮮艷的千日紅,雖只「一點」,十分觸目。
  茉莉仙桃盛開了。
  茶湯得快品嚐,擱久了,臉色一沉,變得黯黃,還有腥澀味。
  我問經理,這「一點紅」在哪兒買得到?
  他笑說是商業秘密。
  才不信。簡介上見「上海」字樣。商品怎會有秘密?不過當時無意追問下去。
  其實我本來不愛喝茉莉花茶。不知如何,中國大陸大小旅館全供應茉莉茶包,我碰也不碰,除了受不了那傖人的味道,還怕寒、涼、削,喝了頭昏。
  但這回感覺不錯,我想,是品種或等級的問題吧。
  後來不了了之。
  ──真有緣,在上海,竟然又巧遇。那天明明三、四十度,忽下了場急雨,渾身濕透真狼狽,在南京東路隨便走進一家食品百貨店避雨。它喚「泰康」,有酥糖、乾果、蜜餞、月餅、滷味、火腿等櫃台,其中一個茶葉的櫃台,原來是百年老店「程裕新」分號。
  「程裕新」很有名,開張於清道光十年(一八三○年),上世紀二十年代遷址到上海浙江中路,他們的店招是八十年前由胡適題字的。那時胡適正當壯年,在大學教書,租住店後弄堂房間。每天下課,總上茶店喝杯好茶。是這樣的淵源。
  當然,他們銷售傳統名茶有西湖龍井、廬山雲霧、黃山毛峰、福建大紅袍、鐵觀音、雲南普洱、祁紅、滇紅……特別是東山碧螺春,這是我心愛的茶葉之一。
  但我一眼看到那合掌仙桃般的物體,放在小玻璃瓶中,因是「工藝茶」,價錢略貴,也封得嚴。
  得來全不費功夫。
  我買了一批。晚上有朋友來,泡給他們看,很有趣。其實這也不是什麼新發現吧?不過似乎上海的土著也不大留意。
  除了老店,其他茶店亦有類似的產品,喚「綠牡丹」、「元寶」、「錦上添花」……不過沒有我初遇的驚艷──當然此乃心理作用。
  像本人如此好奇,怎會輕易放過。末了變態的我便把漂亮的花球「肢解」了。它是手工造成的。直條形的茶坯一根一根用線綑成束,內藏一朵千日紅,再經加工處理,緊壓成球體。
  這些茶坯,是綠茶中的烘青,乾燥後水份降到4%,與含苞待放的茉莉鮮花混合一起,「窨製」而成。鮮花得先攤薄散熱去水,篩花,涼花,保持狀態,芬芳清幽。選茉莉,也是為了它的香。花不好,茶也壞。
  窨製到一定時間後,茶與花要分離了。篩出的茶葉已吸收了鮮花的水分和香氣,濕坯應及時攤涼、復火乾燥。有時為增加花香濃度,須窨製多次。
  茉莉並非中國原產,它出生於印度、阿拉伯一帶,漢朝時才傳入中國。開小白花,凋落後仍餘香不絕。怕太陽,常常等到夜幕初垂才綻放,所以又名夜素馨。印度人除了送茉莉表示「愛慕」,葬禮中也以之裝飾。它的香,未免帶點悲涼。老上海的歡場女子,也在鬢角襟頭別上茉莉,散發誘人魅力。有人稱之「狎客」、「雪瓣」、「暗麝」、「鬘華」。商人不喜歡,因聽來「無利」。
  至於中間的一點紅,為什麼用「千日紅」?這是一種人人熟知又常見的圓球狀小花,花期很長,幾乎全年開花。藥用功能是平肝明目,止咳紓喘。
書籍詳情
作者/譯者/編者: 李碧華
出版社: 天地圖書
國際書號: 9789882018204
出版年月: 2004-07
頁數: 236
開度: 115x185mm
圖書分類: 散文

如果您對本商品有什麼問題或經驗,請在此留下您的意見和建議!

  • 存貨: 可預訂,預計3-14天。
  • ISBN: 9789882018204
特別優惠期至:
HK$20.0
HK$49.0
標籤: 李碧華 , 天地圖書